奇怪的布丁

【双鲁】渡鸦的黎明 第二章

-警告请参考序章


-敏感词简直是令人抓狂……


冰雪生成的风暴正狂妄地怒吼着,混杂着高地马的嘶鸣,听上去像是悲伤的哭嚎。格鲁讨厌听见这样的声音,每次和逍遥国的军队发生冲突,他就能见证如此的哀鸣——将死之人的恳求,亦或是母亲抱着丧子的啼哭,太多太多了。


所有人都没料到巴萨扎·布莱德会亲自前来,逍遥国国主“暗王”的首席骑士乘在他颇具标志性的弗里斯马上,银色的厚甲烙刻着布莱德家族咆哮的河谷狼,深紫缎披风猎猎作响。巴萨扎将军的名声响彻六大陆,但不全是好的那一面。他所效忠的逍遥国赞誉他为“南方的巨狼”,其他国家则偏好称呼他“刽子手”。


在某种程度上格鲁能够理解巴萨扎的残暴,这位贵族出身的将军曾受到难以想象的压迫:他的父母被暴动反抗的奴隶绞死,只因他们是自由人;他的姐姐——当时只有十岁的安雅,在带着他逃亡的路上病死。自打安雅生病的第一天起,生活富足的艾沙国居民就冷眼看着这个异邦孩子逐渐衰弱直至死亡,不论年幼的巴萨扎如何恳求,就是不肯施舍一点救命的药物。


年轻的巴萨扎经历的当然不止这些,但他活了下来。流离失所的他被德高望重的瑞恩城主所收留,那个慈爱和善的长者命人重塑了属于布莱德家族的河谷狼族徽,并亲自别在了他的衣襟上。瑞恩当着众人的面称呼他“小骑士”,这使小小的布莱德拾起了失落已久的荣誉感,还有微不足道的一点善意。在后来的十多年,他一步步成长为众人所期待的模样——才智过人并且骁勇善战。直到1188年,起义军推翻了瑞恩的统治,巴萨扎看着熟悉的一切瞬间付之一炬,而爱过他的人变成一具具枯骨,他便意识到自己再次成了没有家的孤儿,当那扇承载他希望的城门在他眼前关闭时,存有善意的“小骑士”永远死去了。


取而代之的是铁石心肠的“刽子手”布莱德。


“别来无恙啊,我的老朋友。还有亲爱的怀尔德女爵和纳法里奥学士,看到你们气色这么好真是让我高兴。”巴萨扎眼底满是笑意,如果不是他身后的上百铁骑,格鲁几乎都认为他是位前来探望的旧友。


“行了,布莱德,别这么虚伪。你肯定更愿意看到我们脸色煞白躺进土堆里的样子。”


对方毫不掩饰地笑起来,“我的朋友,何苦要为一些不相干的人战斗呢?人性如此冷酷,你为他们浴血战斗,他们却根本不会记住你的名字,更不会在意你的死活……”


布莱德如往常一样满腹无用的话,格鲁其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正忙着拿住露西·怀尔德递给他的长弓,取箭、 点火、拉弓,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上帝啊,他默然念到,只希望对面的军队能快些四散逃命。


他握着弓的手静止在空中,只觉得眼眶酸涩不堪。诸神没有回应他的请求,布莱德的军队正一步步踏雪而来,长矛利剑光芒刺眼,步伐声如雷鸣,连他们呼出的热气仿佛都能汇成连绵云雾。


格鲁不得不逼迫自己松开拉弦的手指。


箭矢破空而出,顺着风向飞速前进,箭间的火焰在一片雪白的天地间如赤色流云。众人惊讶地抬头望着那支利刃,都猜测这位神箭手这次会夺走哪个倒霉蛋的性命。


而出乎意料的是,那支箭堪堪停在一个士兵的脚前,一头扎进了雪堆中。几乎是一瞬间,嘲讽的笑声便四散传来。


“老朋友,有什么事让你分心了吗?”巴萨扎笑着,“我敢说我闭着眼都比你有准头。”


“而骄傲使你盲目,布莱德。你真的确定你脚下的完全是雪吗?”


那支箭所插入的雪地开始冒出火苗,狂风裹挟着白色鬼魅般的晶体肆意穿插在冰雪中,一种是纯洁的造物,而另一种则是噬人的业火。金黄的高温迅速蔓延,狂妄的西南风将更多晶体带向布莱德军队的方向,被飘摇的点点火星瞬间点燃。格鲁能看见烈焰滚烫的手臂攀上一匹匹战马,她融化武器,金银宝石点缀的铠甲如水一般滴落,火星烧灼着衣料,贪婪地吞噬脆弱的肉体凡胎,严密的阵法支离破碎。


马尔莱娜曾在他儿时谈及过这种遇火即燃的可怖晶体,术士们称它为“凤凰”,二十岁之前格鲁都将这种物质当做一种夸大的吹嘘。直到他游历六大陆,才偶然间得知盛产晶体的火石岛用它来执行火刑,因为在干燥的环境下它能燃烧四五日。然而除了逼不得已,没人希望用到这样的物质。


因为炙热的恶魔没有怜悯。


混乱之中有人不断倒下,“凤凰”的金光直冲云霄,带来的却不是荣耀的涅槃。骇人的光芒扫过之处焦黑一片,和着融化的雪水肆意流淌,又被北境寒风所冻结,变成一块块发黑的残冰。布莱德的大军已经溃散,马的嘶鸣和人的惨嚎此起披伏,人们四处逃窜,那些胡乱被召入伍的雇佣军更是没有丝毫的忠诚,在火势稍大些后他们便已逃离。

 

“撤退!撤退!!!”巴萨扎狂喊着,棕色的瞳孔紧盯着格鲁,在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后策马离开。不管是怎样的人,在面对死亡时都拥有同样的畏惧,而畏惧后则是来势汹汹的仇恨。放走像布莱德一样的危险人物并不明智,但眼前混乱的境况却使人无暇顾及于他。


人已散尽,而烈火却仍在奔腾,露西如往常一般在前方搜索着对方的幸存者,不过这次恐怕是难了。


穿着蓝色长袍的露西在远处一片雪地上蹲了下来,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大喊道:“你们快来,这里有人还活着!”


格鲁和纳法里奥匆忙赶去,躺在地上的是一个带着头盔身着皮甲的人,不是新召入伍的菜鸟就是个雇佣兵。他胸口的起伏虽然快却仍算平稳,看起来应该是没受什么重伤。他们为对方解开头盔,眼前的那张脸令格鲁几乎忘记呼吸。


火光中是一张与自己相同却又完全不同的面孔,正如月亮的阴晴盈亏。格鲁背对着烈焰,只觉得热浪烧灼着他的皮肤,疼痛却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伴随着露西夸张的抽气声,纷乱的情绪充斥着他的大脑,像是有人在狠狠击打他的头部。


他看着眼前另一个自己,心中隐隐感到不安。




【双鲁】渡鸦的黎明 第一章

德格中世纪架空AU


-警告请参考序章


Septentrionalis大陆有着和它完全不匹配的繁冗名字,但其含义却清晰明了。在拉丁语中它有“边境”之意,晦涩黯淡、寸草难生,只靠灰岩与霜雪堆砌而成的大地干涸开裂。格鲁骑着一匹枣黑色的骏马穿过眼前纷飞飘摇的雪雾时,脸上的皮肤除了冰晶飞速擦过的寒冷刺痛外毫无知觉。


在这样肆虐的雪暴中他不得不披上压在箱底的黑色狐裘,披风的两端被发黑的银链系在肩上,雕刻精湛的渡鸦胸章别在之间。大多数人都会误以为他生于北方,因为他的气质与这片大陆太过吻合。但事实上,他与好友露西·怀尔德女爵同来自东南方向的威斯敏斯特公国,那里临近海洋,四季如春,人们多生有如火般炽热的红发,在阳光下更是像流焰一般,露西便是一个典型。而他自己,除了那双海蓝色的双瞳便再无一点南方鲜明的色彩了。


格鲁策马停在了一处荒废的圣堂前,古老宗教所崇敬的三臂女神张扬地伸出手臂,一手紧握闪电,一手轻持天枰,一手捏住稻穗,分别象征着力量、公正、和富足。格鲁对此嗤之以鼻。如果神明真能不朽,那么为何她的塑像也会如任何一颗卑微的石块一般被时间碾碎,直到名字也随之消亡。


圣堂米白色的石壁已经完全被霜雪包裹,他花了些蛮力才扯开紧闭的石门后,惊讶地发现圣堂中已站了不少人。


“弗洛尼奥斯,”老态龙钟的纳法里奥轻拍他的右肩,“很高兴见到你,我们正为现下的状况一筹莫展呢。”


”怎么回事?”


“露西前些天抓到的那个逍遥国的骑士,那个国王的走狗,天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老人语气平缓,但格鲁听出了些愠怒的意味。“我们拷问了他好几天,他半个字都没吐出来,刚才却突然嚷嚷着要见你。”


格鲁微睁着双眼,视线落在了跪在地面的邋遢人影上。对方的脸沾满黑污的冻土,短而杂乱的胡渣长满了下巴。黑色皮革软甲破了几个洞,隐约看得见浸润的血液被冻成了块状。衣领处的家徽被击成碎片,但能看得出紫色晶石的残骸。他端详了片刻骑士年轻的脸,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黑发棕瞳和紫色家徽,你是巴萨扎·布莱德将军的儿子吧?”


对方听见自己父亲的名字不着痕迹的动了下脖颈,但目光仍是直直向着天窗的方向,像是外面晦涩的天光是他唯一的救赎一般。


这就说得通了。格鲁内心轻蔑地嘲讽。


“我曾与令父交过几次手,他的的确确是个战略天才,但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为了截杀我们这些所谓的‘叛军’,他可是屠过整个城镇的。你说这笔人命债,我该不该算在你的头上?”


巴萨扎之子嘶哑地笑出声来,“恐怕你等不到那个时候了,父亲的军队要来了。在我被抓住的那一刻起你们就一步步踏进我们的圈套,现在你们的据点已经暴露了,还是想想该怎么投降吧。”


格鲁漫不经心地往前踱了两步,把玩着手里的秘银匕首,“年轻人,现在谈论成败与否还为时过早。你是真的以为我的人看不出这种显而易见的低级陷阱吗?”


“什……什么意思?”


“早在你被俘后我们就发现了那些行为鬼祟的佣兵,很显然他们的跟踪技巧并不娴熟。我们一路上走走停停,就是为了让他们顺着我们的计划找到这个假据点。”


年轻骑士的面颊紧绷,“即使是如此那又如何?我不信重兵包围下你们还能逃出生天。”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


话音刚落,格鲁手中的匕首飞快的射向天窗旁的暗红天鹅绒帘布,伴随着一声突兀的闷哼,一个藏在帘后、握着短弩的士兵轰然倒地。喉颈处被匕首割裂的创口涌出腥甜的液体,士兵并没有痛苦太久,失血与极寒便夺去了他的性命。


一只羽箭从另一个方向破空而来,直指格鲁的后脑,速度如流星坠地。他轻挪左脚,箭矢堪堪擦过他的脸颊后,钉在了前方的石壁上。他从黑色衣袍中掏出了精巧的袖弩,猛然转身, 轻扣扳机,细小的晶体弩箭被铜丝全力射出。没人能看见那几近透明的武器是怎样发射而出的,致命的冰晶便已刺破偷袭者的心脏。士兵从藏身的天台跌落,一声不响地停止了呼吸。


格鲁不再理会脸色煞白的愚蠢贵族,远方传来的马蹄声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些才是真正的劲敌,“露西,去地下室命梅尔他们备战,叫他们不要成天只顾着打打闹闹。”


怀尔德女爵悠然自得领命而去,火红的长发在寒气中波涛汹涌,在冰蓝和惨白的映衬下夺目而骇人,也不知是昭示着溶金的希望,还是殷红的战争。


*德鲁下一章上线*


渡鸦的黎明-序章

德格中世纪架空AU


警告:OOC,黑暗,慢热,可能长篇,小黄人以人类形象出现,BE/HE不定


序章


格鲁从尖啸的风声中惊醒。


他平躺在冷硬的棕色兽皮上,将死的烛光发出几不可闻的劈啪声,窗外的雪花反射出苍白的黯淡辉芒。矗立在雪原上的小石屋离死寂的黑山森林只有几步之遥,影影绰绰犹如孤魂游荡。他试图再次阖上双眼,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生活在极寒之域便有这样一个缺憾,一旦醒来便是十足的清醒。格鲁叹了口气,磨蹭着坐在了简陋的红杉木书桌旁。墨水已被冻成冰块,羽毛参差的鹅毛笔无法蘸到一丁点墨水,于是他转而拿起被磨尖的石墨块,郑重地将心中所言写在羊皮纸上。


“亲爱的马尔莱娜,我挚爱的母亲,


我已经到达了Septentrionalis大陆,这里真是名副其实的绝境之地,除了砭骨寒风我再无别的印象。不过请务必放下心来,纳法里奥大学士将一切都安排妥当,除却他做的燕麦饼干,他似乎连面粉和糖粉都分不清楚,弄出来那味道简直令人相当难忘。


先民宗教的遗址倒是为这里增添了不少趣味,他们似乎对古怪的事物情有独钟。三臂女神是所有大陆都识得的主神,除了她之外,还有狐头人身的自然之神卡尔,长有十双眼睛的司法之神凯恩,还有好多我叫不出名字的。它们无一例外都雕刻得栩栩如生,最大的或许能略胜千泉城的象牙塔,真是令人称奇。


话说回来,正如我先前所忧虑的那样,除却布莱德军队的穷追猛打,这片贫瘠不毛的大陆缺少我们所需要的支持。北方最为强盛的沃尔特家族是奴隶制的拥戴者,很显然他们对‘自由平等’这个概念深恶痛绝;劳伦斯家族表示对南方大陆的战事不感兴趣;更别提艾伦亲王了,他可是个地道的逍遥国王室血脉,自然不会与我们这样的‘乌合之众’为伍。我现在担心,如果局势再这样恶化下去……”


格鲁停下笔,仔细凝视着羊皮纸片刻,将先前那段话用石墨涂黑。


“威斯敏斯特那边还好吧?真希望前些年我种下的苹果树能够结果了,你也知道我的三个宝贝女孩有多喜欢那些红色果子。不过也请不要过于宠溺她们,切勿给她们吃太过量的糖果。


如果所有事都向我所期待的发展,五年内我应该就能回来。虽然过程艰难,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和联邦承认了人类个体的平等,奴隶制在被逐渐摒弃废除。过一段时间我会直接潜入逍遥国,看看能否将这枯朽制度的源头一刀斩断。


望你们一切安好,


你的儿子格鲁


1208年11月”


他将羊皮纸卷起来,绑在了体型庞大的高山信鸽的右爪上,鸽子发出一连串咕噜声,用毛茸茸的脑袋蹭蹭他的手指后展翅飞向了苍茫的雪原。


格鲁披上了他厚重的黑袍,将银制的渡鸦胸章别在了襟前。象征着自由精神的鸟儿怒展着双翅,每一根翎羽都被缜密的排列雕刻。在建立兄弟会之初,会中声名显赫、有“红骑士”之称的露西·怀尔德女爵曾满腹疑问,疑虑他为何用一只其貌不扬的黑鸟作为会中的信物,他答不上来。在先民的古老宗教中,渡鸦甚至是凶险恶兆的信徒,它会站在冥界的入口,高傲的看着悲伤的亡灵踏入黑暗。


如今想来,或许是因为渡鸦在黑暗中劳作,却是第一个看见光明的生物,这和兄弟会的人们太像了。唯一的区别也许在于二者的结局,渡鸦尚能历经黑暗看到黎明,他们却有可能死在寂寞的漫漫长夜。


几声清脆的敲门声打断了格鲁纷乱的思绪,他打开咯吱作响的厚重木门,看见刚满十多岁的高个子凯文将一小块满是皱褶的方形羊皮纸交到他手中,上面只有笔迹缭乱的“速来”二字。


“凯文,请让纳法里奥学士稍等片刻,我准备好后就立马赶来。”


他看着男孩匆匆离开后,将一件件轻巧武器藏在黑袍之下。他踏出了小石屋的门,衣料似乌云翻滚。那只银白的渡鸦向着黯淡若无的天光,仿佛正欲展翅腾空。格鲁只当自己是个飞蛾扑火的小人物,却没料想到自己已卷入磅礴乱世的暴风眼。


一二零八年的十一月,六大陆迎来最严酷的寒冬,但与此同时,又迎来了星火燎原般的希望。


科普贴:Gru不为人知的个人资料第二弹

1.Gru的母亲名叫Marlena(音译:马尔莱娜),父亲叫Robert(罗伯特)。两人离婚后由马尔莱娜带大Gru,但她并不是一位称职的母亲,她的冷漠是Gru长大后成为超级坏蛋的重要原因。
2.Gru的故乡是美国新墨西哥州的阿尔布开克。
3.他能记住每一个小黄人的名字(大约有10,400个小黄人),也能听懂他们的语言。
4.Gru的DNA血统鉴定:55.7%逍遥国血统,18.2%巴尔干半岛(欧洲南部)血统,10.1%撒丁岛(意大利)血统,6.8%美洲原住民血统,2.6%日本血统,6.6%中东血统。
综上,Gru有84%欧洲血统。根据他的家谱来看,Gru家族应该是起源于法国。
5.在小黄人大眼萌电影中,八岁的Gru和他的妈妈也参加了坏蛋大会,那时他正在纳法里奥博士的柜台前看冰冻射线枪。(只出现了短短几秒,感兴趣的筒子们不妨找一找)。
6.Gru的狗狗凯尔并不完全是狗,它是半狗半食人鱼。
7.一个悲伤的故事:Gru在四十岁前其实是有头发的……


以上资料来源于维基百科和编剧推特。


剧组很有心啊,怪不得人物塑造这么成功。

科普贴:Gru不为人知的个人资料

1.Gru全名为Felonius Gru(音译:弗洛尼奥斯·格鲁),这一名字出现在他的家谱上。
2.除了非凡的体能和敏捷度,Gru还拥有超凡的智力,在儿童时期就能制造火箭。在他年轻时参加的一个科技展上,纳法里奥博士对他青睐有加,二人从此成为挚友。
3.Gru家财万贯,他给每个小黄人都分发了工资(有超过一万个小黄人),而他的收入来源未知。
4.在卑鄙的我1中他的瞳色是黑色,而到了第二部便成了蓝色。
5.他有很强的东欧口音。
6.他有乳糖不耐症。
7.Gru的兄弟Dru和他的父亲拥有金色的头发,而他自己却是黑发。

以上资料来源于维基百科和编剧推特。


吐槽:这个人设真的很玛丽苏啊,太苏了。